消失的定安橋

2020-05-07 07:52:02來源:青島日報/青島觀/青報網作者:劉宗偉

????【引言】

????以1924年為起點,70年間,青島火車站北端、橫跨膠濟鐵路線上曾先后出現了三座天橋,分別是:1924年10月11日竣工的定安橋(30年代改稱民國橋,1942年3月日本占領軍授意拆除)、1947年11月4日竣工的泰云橋(定安橋舊址以南)和1970年4月30日竣工的躍進橋(拆除泰云橋后重建),它們是市區通往西鎮的重要人行通道。

????1990年,因火車站擴建工程之需,躍進橋被拆除。1993年7月,在該橋以北處開挖的“泰云地下通道”啟用。至此,三座天橋寫進了歷史的記憶里。

????消失的定安橋

????定安橋自1924年10月11日竣工,到1942年2月被列為危橋停用、同年8月拆除,共存在了近18個春秋。

????1、建橋

????1922年12月10日,青島主權自日本人之手回歸后,由膠澳商埠督辦公署負責城市管理運行,山東省長熊炳琦兼任膠澳商埠督辦。1924年2月,因抵制北洋政府直魯豫巡閱使吳佩孚提出的由膠澳商埠督辦向商家借墊洋50萬元,以此做軍餉、開拔費、修船費,換取背叛孫中山的溫樹德率粵海軍北歸,熊炳琦遭辭職。3月31日,吳佩孚保薦其蓬萊老鄉高恩洪執掌膠澳商埠。

????新官上任,“該處(注:西鎮)一帶商民為數萬住民來往市內,走越鐵道極為危險,繞越車站又極為不便”,請求高恩洪在火車站北端、橫跨膠濟鐵路線建設天橋。曾任交通總長的高氏自然知道交通便利之重要,遂令膠澳商埠工程事務所技正實地勘察,認為“誠有筑橋之必要”。

????在鐵路線上建天橋,事關火車安全運行,地方行政官員豈能自己一拍腦門定之?后“疊經向路局方面交涉,始得開工”。

????對此,《青島鐵路分局志(1899—1990)》留有記錄:“1924年7月,膠澳督辦公署、膠濟鐵路管理局、青島總商會三方決議,在天津路路口建跨越鐵路天橋?!?/p>

膠澳商埠督署致函商會交納定安橋工程款。.jpg

????▲膠澳商埠督署致函商會交納定安橋工程款。圖片翻拍自青島市檔案館。

????建設天橋需要資金,而膠澳商埠督辦公署此時已捉襟見肘。膠澳商埠時期的一份檔案史料,記錄了“1924年前后青島政治經濟狀況”:“為供軍閥之糧餉,一切苛捐雜稅相繼成立,又加日人經濟勢力移往南滿,因此商業頓呈蕭條之象,較之日德時代一落千丈?!?/p>

????資金緊缺,督辦公署想到了青島總商會:“此項木質天橋所需經費由官商各半分攤,已將此意通知各商遵照”。

????《膠澳志》載,10月11日,天橋建成,接通了云南路與大沽路。該橋長190米,寬4.9米,共21孔,全部為木結構。因該橋由高恩洪拍板建設,其字“定庵”,故取其諧音,名為定安橋。

????天橋竣工后,督辦公署工程事務所致函公署財政科,請其通知青島總商會,速來“買單”。茲擇要抄錄如下——

????查定安橋業已竣工,統計全部工料費17934.658元,業已列具決算詳細呈報在案,該項經費聞系官商分攤,現在工程已竣,所用一切費用急需開支,相應函請貴科函知商會,迅將該款尅日解署,以便轉發敝所而資結束,即希查照見復。

????隨后,膠澳督辦公署以第1026號公函,致青島總商會,請其承擔一半工料費:“前來查該橋早經竣工,急待清算工款,所有貴會所行分擔之一部分計洋8967.329元,希速撥交,以便轉發給領等因?!?/p>

????10月24日,青島總商會呈復督辦公署——

????奉此,敝會查前次各商籌集橋工款項系在山東銀行存儲,茲奉前因,除遵諭將應攤橋工一半經費洋8967.329元,由敝會函致山東銀行如數撥交鈞署。???

????11月8日,山東銀行以第3118號公函,致督辦公署財政科——

????逕啟者 貴科前由敝行所假用之定安橋款,現經總商會如數撥來,即請從速轉賬,以免尊處利息吃虧,而清手續為荷。

????是日,轉賬完成后,膠澳商埠秘書長袁榮叟、膠澳商埠督辦公署財政科致函青島總商會:“為定安橋款由山東銀行撥付業經照辦?!?/p>

????在建設天橋“官商各半”中嘗到甜頭的膠澳督辦公署,還得寸進尺,要求負責定安橋電燈裝設的膠澳電汽股份有限公司全部“免單”。已在建橋時被總商會勸捐600元的膠澳電汽公司,怎肯再“出油”?

????10月13日,一名叫張慰世的職員給高恩洪送來一份呈文:

????據工程事務所呈稱,天津路口定安橋電燈裝設工事費洋494.058元,該電燈系公用性質,且為西嶺交通要道,將來西嶺一帶之裝設電燈者必因此橋而增多,是于該公司營業上實不啻于重大利益,此項裝設費應否承認全數付給之處,請示遵行,等情。查該橋電燈既屬公用性質,裝設費可否令其照免抑或全數照復,理合請鈞座批示。

????在今天讀來,免單的理由有些牽強、甚至可笑——因為定安橋裝設了路燈,西嶺一帶裝設電燈必將增多,對膠澳電汽公司將帶來重大經濟利益——這是哪門子經濟理論?? ? ? ? ? ? ? ??

????這一理由得到了高恩洪的認可。呈文末頁,他揮筆寫下:“宜應減免或減半”。

????拿到高恩洪的批示后,工程事務所所長趙藍田立即致函膠澳電汽股份有限公司:“查該橋電燈既屬公用性質,裝設費一項關系公益,應請免費,以完善舉,而維交通?!?/p>

????面對趙藍田裝設費全免的要求,膠澳電汽股份有限公司拒不接受,遂呈文請高恩洪“體念商艱,將設備費如數發給”?!?/p>

????查定安橋雖屬公益之建設,然本公司已捐款600元補助建設之資,所有橋上電燈設備費殊難再為負擔,況本公司系純粹營業性質,電燈材料及人工均有血本關系,尤難承認,務乞鈞署體念商艱,將前項設備費如數發給,實為德便,謹呈。

????高恩洪閱后,或認為言之有理,或動了惻隱之心,鄭重批示:“如數照發,以示體恤”。

????1929年4月15日,隨著北伐勝利,國民政府接管青島,一些有“北洋政府”色彩的東西開始清除——帶著高恩洪個人印記的定安橋,更名為有改朝換代之意的國民橋。

????橋名雖改,但青島民間還是不忘高恩洪的洪恩。1942年,臺西鎮商會代表曾如是記述:

????吾西鎮一區經膠濟鐵路中斷之后,幸有高公恩洪鑒及與青市前途發展考問乃倡建定安橋,此為民國十三年也。該橋落成后,青市商民莫不歌功頌德,感戴高公之卓見偉舉,至今念念不忘,緣因此橋定基之后,非但商民得蒙便利之惠,而逐年亦可免除數十市民葬身車輪……

????而這一時期,青島本埠報紙是這樣記載國民橋的:“該橋原建于高恩洪時代,原名定安大橋,橋身通體木質,長662英尺,兩端橋頭以沙石筑坡面,與路面相銜接,東連馬路四條,計有天津、北京、大沽、肥城各路,兩端直達西嶺云南干路,為本市中心與臺西鎮唯一往還要沖。因橋下貫通膠濟鐵路,故橋上只限于行人及人力車?!?/p>

????橫跨膠濟線的定安橋確實方便了臺西居民,但其弊端顯而易見:“每當橋下蒸汽式機車噴著汽霧從橋底通過時,橋上行人避之不迭?!?/p>

d982302b29464d94bc07b31f8099db09.jpg

????▲20世紀30年代的安定橋。圖片來自青島城市檔案論壇。

????2、拆除

????定安橋(國民橋)畢竟是一座露天木質橋,常年經風吹雨淋日曬,加之時局動蕩、日寇侵占等失于維護,到1940年時已成為危橋。

????青島本埠報紙記述,國民橋以年久失修,且橋身又系木質,1940年夏本市受風雨災害時,該橋身已略現傾斜,警察局深恐有危險發生,遂令飭橋上禁止行人逗留乘涼,以免增加重量發生倒塌情事。1941年入夏后,青島陰雨連綿,該橋梁柱已朽,不經風雨侵蝕,乃于8月20日晚8時25分許,正在行人眾多之際,該橋中央忽然向下陷落,一時行人大驚,相向兩旁退下。約二分鐘許,該橋中央三孔完全塌下,未致傷人,亦云幸矣!橋塌陷后,膠濟鐵路趕派工清除完畢,膠濟線火通行無阻;警察局則函知建設局,速勘查修建,以利交通。

????但不知何故,定安橋遲遲不見修繕。1942年2月,橋兩端出入口被封堵,禁止通行。

????定安橋被禁行,偽青島特別市政府又無修繕舉動,日本占領軍、青島停車場司令官櫻井麟次郎見狀,遂以“妨礙防諜及警備”為由,授意偽市政府拆除。

????昭和17年(1942年)3月19日,櫻井麟次郎以“青島停司第40號”函,致青島特別市市長趙琪——

????逕啟者 茲因在青島車站境內架設之定安橋,對于防諜及警備上障礙極多,且目下因有危險已禁止通行,為此函請貴署務希速為撤去,如決定撤去并將撤除日期預為示復為荷。至于桐第4271部隊及日本憲兵隊青島隊業已聯絡完竣。

????從信函中不難看出,櫻井麟次郎對拆除國民橋絕非一時心血來潮,而是有所預謀——他已替偽青島市政府向相關部隊、憲兵隊打了招呼,并提出將拆橋日期提前告知,明顯的先入為主,牽著偽市政府的鼻子走。

日本停車場司令部致函偽青島市政府拆除定安橋。_副本.jpg

????▲日本停車場司令部致函偽青島市政府拆除定安橋。圖片翻拍自青島市檔案館。

????日本占領軍提出書面要求,作為傀儡市長、仰日本人鼻息的趙琪豈敢不從?他立即以第1413號訓令,讓偽建設局牽頭,會同偽警察局辦理。

????案準青島停車場司令官青島停司第四十號函請撤去定安橋等因,準此。合行抄發原函并譯文令仰該局會同警察局,迅為核議呈復,以憑辦理為要。此令

????在令偽建設局、偽警察局著手拆橋事宜后,4月4日,偽青島市政府以1414號公函,致日本興亞院華北聯絡部青島出張所,報告“撤去青島站境內之架設定安橋”。

????5月6日,興亞院青島出張所回復趙琪:“關于撤去青島站境內架設定安橋一項,就防諜及保安各情形觀察,實為軍方之希望,務希貴署速為撤去。至于陸海軍方面,現已聯絡完竣。關于撤去日期有與各機關聯絡之必要,務祈決定后將日期函示為荷?!?/p>

????接到第1413號訓令后,偽警察局長傅鑫呈復趙琪。呈文中,傅氏無視臺西鎮一帶民眾橋封繞行的苦衷,“如予以拆除,于交通尚無甚窒礙”。并稱,“停車場司令官提議拆除該橋不無見地”,一副奴才嘴臉。

????此橋近因日久失修,諸多破壞(欄桿破壞數處),深恐發生危險,業將該橋兩端堵塞,禁止通行,并經建設局核議修理,有案在此。橋堵塞期間,經職局調查,所有市民來往則均由費縣路或山西路、河北路登陸鐵路橋洞繞行,交通雖少感不便,亦不過行人多走幾步而已,且橋面積狹窄,僅能容納行人,車馬則難通過。況車站境內防諜警備事關治安,尤屬重要,停車場司令官提議拆除該橋不無見地。

????如同一丘之貉,偽建設局長姚文尉在呈復趙琪時稱,“權衡重輕,自以拆除為宜”。

????奉此,查定安橋之建筑原為聯絡西鎮區與海濱區之重要交通,無如因襲木質建筑,經過十七八年之風雨剝蝕,現在磨損甚巨。為免危險起見,早經禁止通行,修理則耗費巨款,處理此橋非修即拆,長此擱置,斷乎不可?!┦羌瘸星鄭u停車場司令官認為對于防諜及警備上障礙極多,有拆除之必要,權衡重輕,自以拆除為宜。

????封堵定安橋不僅不修繕,而且還要拆除,臺西一帶民眾聞聽此消息后,紛紛來到臺西鎮商會,動員會長劉子儒、方百川、王□臣出面,呈文偽建設局、偽警察局和偽市長趙琪,懇乞修理,以利交通。

????本年二月間,突然禁止通行,諒系小有損毀,但在此區區數十日禁止通行期間,吾西鎮全區十萬商民即有市鄉之感,致使向稱絕美之青島市驟然缺陷,商民到會一再聲請,轉懇鈞署俯賜修理。伏維我市長向抱愛民護商之熱忱,更值大青島計劃發展之初期,對于懇乞修理國民橋,以利交通而便商民之請求定能早期實現,如此不獨市民利賴即,青市前途亦慶幸無極矣。所有懇乞修理國民橋,以利交通各緣由,理合具文呈請鈞署俯賜恩準,不勝屏營翹企盼禱之至。

????虎狼之師要拆橋,臺西民眾則吁請修繕通行,偽警察局長傅鑫犯難了,便將球踢給趙琪:“嗣奉鈞署訓令,以準青島停車場司令官函,為便利車站境內防諜警備計,囑撤除該橋。茲據劉子儒等人呈請放開該橋,以利交通,究竟應如何辦理之處,理合備文呈請,伏乞鑒核,指令祗遵”。

????趙琪畢竟歷經宦海,“刀切豆腐兩面光”——4月13日,他以青島特別市第2056號指令,令姚文尉、傅鑫:一、擬具拆除計劃、拆除日期迅予呈署,以核便向關系方面聯絡;二、該橋為西鎮與市內交通要路,拆除自不能隔斷交通,應由建設局推測臺西鎮將來發展情勢,擬具適度規模之地下道建設計畫,呈復致署,以憑核奪。姚文尉奉令行事,迅速將趙琪要求落到了實處。

????奉此,遵經飭由主管科股核辦去后,茲據土木科轉呈工程股股長橋本興雄簽稱,查國民橋原系建設于鐵路之上,與鐵路交通運輸有密切關系,若拆除施工時,似應與鐵路主管機關方面協商,因之與華北交通會社工務段接洽,該橋拆除工程恐波及鐵路交通運輸事業,若在工作中萬一發生事故責任,誠為重大,應加以相當考慮,該工務段對此拆除工程希望自負責任,將該工程委托交通會社辦理?!皝聿樗Q各節確系實情,自應照辦。準轉函華北交通會社辦理,以期妥慎,實為公便。

????以上呈文顯示,日本華北交通會社工務段故意夸大拆橋風險,并以“恐波及鐵路交通運輸業”相要挾,以此承攬拆除活計。

????閱覽姚文尉呈文后,趙琪批示:“該項工程委托華北交通會社負責辦理自無不可,惟拆除預算及拆除后廢料處置,應如何規定辦法,原呈文俱未述明。又開工竣工日期,亦須事先規定,統仰該局于文到三日內,妥與該公司聯絡呈復到署,以憑核奪。又地下道之建筑計畫并應迅速擬呈,勿延為要?!?/p>

????對趙琪批示中的要求,姚文尉一一回復。

????拆除預算及拆后廢料處置。經與華北交通會社青島工務段段長交涉,該橋拆除工程費概算共需7983元,如將拆橋所得材料按現市價估算約值5700多元,尚缺2193元。若由軍方命令華北交通會社施行,且拆除所得材料無償交付對方,市公署可不擔負任何費用。

????開工竣工日期。自開工之日起,約須20日即可完全拆除。

????建筑地下通道計劃。已飭令本局設計股迅速辦理,另行呈復。

????呈文末,姚文尉建議趙琪派員與日本軍方交涉,爭取由軍方下令由華北交通會社負責拆橋。如此這般,“本署即可不負任何費用,而達施工之目的?!?/p>

???? 最終,趙琪采納了姚文尉的建議,7月6日,他以偽青島市政府第2881號公函,致興亞院華北聯絡部青島出張所所長,請其“向日本軍方面接洽,命令華北交通會社予以撤除,并將施工及竣工日期見示為荷?!?/p>

????就這樣,在顢頇跋扈的日寇與奴顏婢膝的漢奸合作下,定安橋消失了。

????消失的定安橋是西鎮人民心中的痛。1947年11月,有人在《民言報》上撰文,回憶定安橋:

????昔日定安橋(國民橋)有相當的歷史,不僅便利西鎮往返市內的行人,也是商人流轉物資的捷徑,還是不少有情人幽會之地,憑借它的賜予,侶伴們有了許多可歌可泣的事跡。

????本市淪入敵手后,它也失卻了尊嚴,由損壞、塌陷,終被無顧惜的拆除了。于是,數十載便利商民之橋不復存在,僅僅是人民心中的一個名字了。

責任編輯:張兆新

更多猛料!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青島日報官方微信(qddaily)

網友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青報網立場。

關于我們 | 營銷服務 | 法律顧問 | 版權聲明 | 新聞許可 | 人才加盟

[email protected] dailyq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青島日報/青報網

佳永配资